2015-09-01-豐和日麗攝影詩集2簽書會

9/6下午2點台北松菸誠品3F

《豐和日麗攝影詩集2:愛情的私密對話 耳語.限定版》簽書會

歡迎大家帶著 #豐和日麗2

一起來抽HTC Desire 816

各大誠品實體店面全面79折

博客來網路:http://goo.gl/hNAZbK

誠品網路:http://goo.gl/yH31zw

#豐和日麗2 #田定豐 田定豐

#豐和日麗2隱藏版書卡活動

more
2015-08-28-豐文創 新銳藝術家 Luke


你的選擇裡,有沒有「?」

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,卻不用金錢價值衡量工作的意義。這個「?」會帶領他到哪裡去?Luke說,不用談未來,他現在就已經在做想做的事。


興趣、工作,工作、興趣,老在這兩邊選來選去。嘿,不膩嗎?


有些人一輩子都在追求「最喜歡做的事」,說內心有個了不起的「Calling」正呼喚自己。不是自己喜歡的,抵死不從。

何必妥協?現實沒有白日夢,就像池上便當少了辣蘿蔔乾,就差那麼一點。但當個白日夢冒險王可得永遠記住,天才和蠢才不過一線之隔。

你的選擇裡,有沒有「?」這條路?或許只要走上「?」那條路,既不是工作,也不是興趣,它就是個「?」,未來會發生什麼事?誰都不知道。

人生要找到想做的事,追根究柢

Luke的職業很難介紹。問他如何具體說明自己的工作,身兼髮型設計師、插畫家、平面設計三職的Luke會說:「這很複雜,你要聽哪一個?」

今年才22歲的Luke,本名是「盧詰燻」。他說「詰」是逼問,「燻」是燃燒之後的灰燼,合起來意思就是「追根究柢、死而後已」。

這個名字是當大學老師的父母取的。問起雙親當老師,是否期待兒子也是老師?但Luke卻大學讀到二年級就休學,原因是:「我們家20歲『斷奶』,你得自己出去找工作存錢。」因此Luke從家鄉屏東,到台中的大學,最後來到台北這個「夢想之地」,打算存夠錢那天才要回去學校。

寡言的人不動聲色,眼睛卻暗地發亮。就像他把自己畫成獅子,但威猛消失了,表現得「沉靜」。外表是「花美男」的Luke,進一步聊,會發現他不華麗,很「簡單」。

簡單,意思是說「少即是多」。

Luke剪頭髮只做最簡單的設計和造型,不染、不燙。不是學理髮出身,但大學住宿時曾幫整層樓男生剃頭,剃出心得後索性去當學徒,現在已經是個獨當一面的設計師。

而畫畫是從小就會,Luke全家都很會畫,他特別喜歡畫動物,老家就是「動物園」。

不過比起動物,或許Luke對人更有興趣,作品《ZOOOO》裡每隻動物,都是客人、朋友分享的故事:「這隻大嘴鳥是客人聊天時,說到把工作丟一邊跑去亞馬遜,看見滿天飛的大嘴鳥......」記錄動物在人的生命裡留下的足跡。

他畫畫只用一枝Pilot 0.38細黑筆。一貫的風格就是黑白、空曠。就跟他的目標一樣:「活著就是要慢慢拋開煩惱,最後要在空曠如日本『草千里』(《末代武士》拍攝地)的地方走掉。」

愛畫動物到某種境界,22歲的他可以做到「想到=畫出來」。想到完全等於做到,難道不是天才?他卻淡淡地說:「畢竟這是我想畫的。」

能讓Luke「追根究柢、死而後已」的,就屬畫畫和設計。為了創作,還去學特殊化妝,做各種嘗試。但對工作或興趣,他從來就沒有二分法。

跳出框架,誰說你是「魯蛇」?

Luke的作品有張圖,叫「新布萊梅樂隊」。

一隻年老的驢子駝不動了,要被主人殺掉;一隻瘦老的狗跑不贏獵物了,要被主人槍斃;一隻肥貓追不動老鼠,懶在火爐邊就要被拋棄;一隻公雞就要被主人賣去宰殺,想趁還活著趕快啼。

4隻在主人眼中是「Loser」的動物逃離主人。牠們想到自己曾經最想當音樂家,結伴組成「布萊梅樂隊」,出發前往布萊梅這個夢想之地。

路途遙遠,老動物累壞了。看到森林裡居然有間強盜小屋,為了飽餐一頓,4隻動物層層疊,溫和老臉裝成凶巴巴的樣子,黑夜中化身別人眼中的妖怪,亂吼、亂打、亂咬,聯手嚇跑強盜。

一群不符主人期待的「魯蛇」,居然就這麼贏了。最後,牠們成功占了小屋,留了下來,也沒到真正的夢想之地布萊梅,就覺得很快樂。

在Luke的畫裡,原本的驢子、老狗、肥貓、公雞,變成了大象、豬、喜鵲、老鼠。雖然和本來故事裡的主角不一樣,但Luke卻說,「舊物新生」,無論再怎麼不同的人事物,應該都可以互相有好的影響。

每一個自以為「沒用」、被認為「沒用」的人,紛紛跳脫出自己的框架、他人的期待。這些人一起做些什麼,卻可以如此有趣,因此有用沒用,或許也不是那麼重要了。

工作興趣,存在「?」神祕領域

新布萊梅樂隊是Luke的寫照?他來到台北、畫這些動物,他說世上沒有什麼「夢想之地」,因為人生最終目標如果是沒有煩惱,其實在哪都一樣。

Luke作品裡,凶猛獅子被畫得溫和寧靜,溫馴的羊被畫成綁著倒吊。好像在框架裡,卻又打破框架。不管是理髮、畫畫、設計,在他看來都是自己會做、想做、喜歡的事。誰說能養活自己的一定叫「工作」?是誰把興趣和工作絕對二分?

就像動物們離開既定角色,走向「?」新生。工作興趣之間也存在著這樣「?」的神祕領域。

這個「?」會帶Luke到哪去?他說不用談未來,他現在就在做想做的事,「未來變數太多,雖然這樣說很八股,但我還是覺得把當下做好更重要。」

資料來源:30雜誌

more
2015-08-15-「混亂之中的 凝視」田定豐印度攝影展

台南朋友們,我要來囉!

今天(8/16)下午2點,我的「混亂中的. 凝視」攝影展分享會,在台南新光三越(中山店)和大家分享我在印度的旅遊。



more
<  1 2 3